logo

 

受助人心聲

 

家人分享

懂得放手讓他成長!

一位家長憶述她的兒子即將從戒毒所出來的三個月前,她已憂心至經常失眠。心裡盤算:"若兒子又再吸毒,自己可以怎樣面對?",感到很是困擾。她為如何安排兒子的居所和工作煩惱,滿臉愁容,連自己喜歡的活動都失却興趣。後來,她參加了樂協會的家人講座及互助組,認識到「互累症」,有了新的覺醒:「過去我以為我應該為他部署一切,現在我明白應該讓他自己面對,我要懂得放手,才能讓他成長。」 今日,她已不再感到憂慮和不安,反而藉有關課程裝備自己,更有信心就兒子的情況作出應變。她展露出笑容,照顧自己的需要,做自己喜歡的事!

學懂生活! -- 吸毒者家人

我一直是個感情用事的人,多年來為身邊的人做盡一切、自己毫無目標、沒有考慮後果、單單去討好身邊的人、企圖從對方身上找到自己的價值。由於女兒有吸毒問題,我到樂協會求助,從而知道自己患有互累症。參加小組後,我從谷底裡走出來,我開始接觸自己的心,亦發現自己其實很重要。「心靜」尤如在心中亮起「一點燈」,照亮心中陰暗處,亦讓自己看清楚自己的處境。只有「搵到自己」,才懂得放下執著,會用較隨和的「尺」對待別人,學習寬厚和接受,不對他人強求。以我和女兒相處為例,我改變自己的同時,女兒亦開放了自己,我們互相接納,彼此的關係亦因有溝通而拉近了。快樂原來是要向自身尋求,要明白我們只可以改變自己,但改不了他人。以往我只是掙扎求存,讓快樂在身邊擦身而過,現在我可以活出自我,過著充實而有意義、快樂而自由自在的生活。

康復者分享

平淡是福 -- 偉倫

二零一六年一月,偉倫終於能排除萬難,成為註冊社工。現時他正積極尋找工作,希望投身戒毒康復行業,協助吸毒者戒毒;若未能如願,他會選擇服務老人。

擺脫毒品   從改變價值觀入手

偉倫曾藏毒犯罪,故此在註冊社工的過程中遇上阻滯。幸好得到多方援手,證明他己改過自新,並立志助人,才能得到償所願。

偉倫中三輟學,跟隨父親做裝修工作,取得不錯收入。可惜他染上索K(吸食氯胺酮)惡習,以致在2007年進入明愛黃耀南中心戒毒。他住院三個月後重返社會,卻因思想和行為依然故我,盡情掙錢又盡情享樂,結果除故態復萌再次索K外,更因藏毒被捕。

經一事、長一智。偉倫醒覺要擺脫毒品,非要從改變思想及價值觀入手不可。他於2011年再度往黃耀南中心戒毒;這次他住了六個月。完成療程後,他決心離開吸毒的朋友,更換電話號碼,重返校園努力讀書。他先讀毅進課程,繼而進入明愛專上學院攻讀社會工作高級文憑課程,四年進修,邊讀邊任兼職,終於在2015年取得文憑。

減薪當社工   踢波跑步開心健康

偉倫回顧過去,認為自己深受父親影響。他的父親從內地來港一直辛勤工作,目的是要掙錢。偉倫也步其後塵。不過,偉倫在戒毒過程之中,從一些義務工作中體會助人的喜樂;也透過接觸社工,受他們的感染,不再是唯利是圖。他坦然自己幾年苦讀,取得社工資歷,但即使能找到社工職位,收入也肯定未及從事裝修工作的水平。不過,你會生活的開心和健康。

偉倫父親起初並不認同也不欣賞兒子輕看收入的取向。但日子有功,偉倫努力改進,漸見成果,身心康復之餘,更有理想。父親也不再返對他的決心。

偉倫回想當日埋頭裝修工作時,每天長時間開工,雖能掙錢,卻不時要追求享樂;例如每周去酒吧消費一兩回,每次開支數百元,而索K更花費驚人。現時他收入有限,已經沒有踏足高消費場所,偶爾會和友人吃夜宵,消費有限。他每周會踢一至兩場足球賽,已經是很好的節目。提到足球,不得不提偉倫機緣巧合,於2012年代表香港出席墨西哥舉行的無家者世界盃決賽周。這個經歷讓他擴闊了目光,也贏得別人的尊重,對他有很大的幫助。偉倫也間中和朋友跑步,多做運動去平衡生活。

活出精彩人生真實個案 -- 阿恩

阿恩童年時經常被媽媽虐打,爸爸對此則不聞不問。十八歲那年,父母離婚,阿恩才知道原來自己是被收養的。面對支離破碎的家庭,年輕的阿恩選擇用酒精來逃避,卻不幸在一次酒醉後被朋友的男友性侵犯。

走投無路,在身邊人的影響下,阿恩以為能用毒品減輕內心的痛苦。開始之後,才發現這是個無底深淵。阿恩吸食白粉十多年,去過好多間自願戒毒院舍,嘗試過不同的戒毒方法,但一直未能擺脫心內的陰影。生活中的起起跌跌,是她不斷重吸的藉口。

偶然的機會下,阿恩通過朋友認識了明愛樂協會,並接受戒毒輔導服務。起初她並不投入,甚至有點抗拒。在跟進社工黎姑娘的持續鼓勵下,阿恩參加了「快樂大使」義工隊,助人的過程中也不斷自我成長。黎姑娘對阿恩的接納和包容,加上義工隊成員對她的愛和關懷,漸漸讓阿恩學會用正面的角度去思考,用積極的態度去面對人和事。阿恩後來更在治療小組中,解開了多年的心結,原諒了養父母和曾經傷害她的人。

2015年是阿恩第八年在明愛樂協會周年聚會中領取操守證書。經過了多年的高低起伏,她的人生已由黑白轉化為彩虹般多姿多彩,跳出了吸毒的陰影,活出新的精彩人生。

 

浪子回頭 -- 鍾耀輝

留學染毒癮淪販毒 坐監仍偷用針筒

Billy生於小康家庭,中學時無心向學,父母遂於16歲時將他送到澳洲留學。他在澳洲雖然有努力讀書,但一直視吸毒為興趣,最終在升上大學前沾染白粉。在入大學不足一個月內,便開始販賣毒品以滿足毒癮。

Billy販賣毒品時「唔識死」,一心只要有白粉食,愈賣愈狼,曾經在家中藏有兩支手槍保護毒品,最後被捕。他在坐監前最捨不得的,仍是白粉。在獄中,最初的生活十分難忍受,在裏面脫癮最是辛苦。

獄中的日子雖然辛苦,但身體回復健康。可是有一天,囚友給他一支白粉針,針筒是土製的,十分粗糙並且看上去很污糟,針頭也生鏽。囚友也直言在獄中打針,有機會遇到不同的病菌,好彩就肝炎,唔好彩就愛滋。即使如此,Billy想也不想就用那針筒注射毒品。

返港吸毒再被捕  入正生找回方向

Billy最後被澳洲法庭判遞解出境。他21歲回港,不是學成歸來,而是僅穿背心短褲重返香港。像聖經中描述的浪子。

回港後,Billy對白粉仍念念不忘。落機的第一晚,便找昔日的壞朋友取白粉。這回他吸食的情況更壞,騙盡家人朋友。每天躲在惡臭的公廁,吸食那以尊嚴換來的毒品。

這樣過了半年,家人開始想放棄Billy,Billy也對自己不存希望,曾經嘗試過很多方法戒毒,但最終也投了降。當人不存希望時,神卻沒有放棄Billy。他形容是神給他的機會,買白粉時被警察拘捕,判了三年的感化令,而在感化官的安排下,入了正生書院。在正生六年艱辛的過程中,Billy找回了尊嚴。他發現人生原來可以十分精彩。原本對人生沒有指望的Billy,重新上路,為自己的將來打拚。

戒毒十年  讀理大變社工

現時Billy戒除毒癮已有十多年,他付出了很多時間及努力,但過程中沒有覺得辛苦,因為換來的是很多他想也未想過的恩典。他完成中七,入讀理工大學並完成社工課程,註冊為社工,與很好的女孩結婚,在教會受到重用;在曾經入住的黃耀南中心任職,服務一班有同樣經歷的青年人。還有,記得監獄那一針嗎?他給了Billy丙型肝炎,但最後,神也把那不治的肝炎治好了。

今天,Billy仍然努力工作,讀書,在教會事奉,也在很多不同場合向青少年人分享。因為他知道,只要相信和努力,必然會有幸福伴隨著自己,而這些幸福也會祝福身邊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