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如果認識從前的我  也許你會原諒現在的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張愛玲

社工:樂韻姑娘

『今天的我是受著從前的我而來,原來我更不知不覺帶著以往受傷的我進入婚姻關係中,造成緊張的關係也懵然不知,直至與太太進入輔導室,在社工的引導下再次與受傷的自己重遇,觸碰及療傷,令我與太太進入更深入、更深度的溝通,彼此明瞭及諒解。』Peter(化名)

以上是Peter 與太太接受婚姻輔導後的反思分享。筆者想和大家分享輔導中其中的一幕︰

太太︰  我發現如果我個朝沒有打電話或發訊息比佢,佢就會不停地打電話比我或發訊息,直至我回覆他為止。我都唔明佢做乜(不耐煩),有時工作忙,真是無時間覆佢。

Peter:  我都唔知點解,當我見唔到佢(太太)覆我,我就心煩意亂,煩躁不安。其實,我自己都唔想,但又按耐不住(無奈及洩氣)地不停找她……

Peter是一位戒毒康復者,與太太結婚約一年多。就以上對話,筆者嘗試了解Peter當收不到太太回覆時會覺得怎樣?他表示很沒有安全感,心裡好驚……  筆者再問他,最驚是什麼? 他表示最怕是失去她,他怕自己的背景配不起她…… 最終她會離開他,再次被遺棄。於是,筆者嘗試邀請Peter回想以往有沒有類似被遺棄的經驗;很快地在他腦海裡浮現了兩件事件都涉及兩位重要的人物。

 

首先是他的媽媽。Peter 父母在他約七歲時離婚,當時他的媽媽仍是持雙程證。記得小時侯有一次媽媽帶他返回國內鄉下,卻把他遺棄在一條陌生的街道上,他很驚惶、很無助,只記得獨個兒在街上哭得很慘,過了不知多久,媽媽才出現接回他。另外一次是關於他的初戀女朋友。由於出生於一個破碎的家庭,中三就輟學,離開家庭出來工作,遇上初戀女朋友,同居並渴想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,可惜,事與願遺,有日突然收到女友的訊息,在沒有知情及解釋下『被通知』分手,回家時已人去留空,只留下數不清的疑問和自我質疑!!!

 

當Peter 能夠在太太及筆者陪伴下,慢慢道出及發現原來兒時被拋棄的恐懼,仍然困擾著現在與太太的關係;每當找不到太太或收不到她的回覆時,瞬息間就會勾起被拋棄的恐懼,接著就是停不了的打電話或發訊息給她,直至她回覆為止。

愛裡沒有懼怕,愛既完全,就把懼怕除去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聖經

過往的Peter 獨個兒弧單地面對被拋棄的恐懼,默默的忍受及抑壓情感。但在輔導室裡,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,Peter能夠有勇氣去觸碰以往未處理的創傷經歷,加上有太太的陪伴及支持,不再是孤單一人,而是夫婦二人共同去安撫及安慰兒時受驚的Peter,讓受傷的他感覺到安全及被關懷。在是次輔導完結前,筆者想了解他們對輔導歷程的體會:

Peter: 今日的自己能夠關心、呵護番以前細個的自己,感覺很奇妙。細個的自己真是好可憐……

太太:  好難得今次聽到佢細過的經歷,以前佢都會講吓,但沒有今次咁詳細。聽完後,更加明白他,特別是他不安全的感覺從何而來。現在回想起自己對他表現得不耐煩……覺得內疚……。經過今次,我能夠對他有更多的體諒。

親密的婚姻關係,能夠豐富、滋潤彼此的生命。筆者能夠在他們的婚姻輔導中,有幸地能夠與他們同行,見證他們的情感需要能夠彼此看見、彼此聆聽、彼此滿足,他們的相互理解也藉此提升。